国务院总理对话国际六大机构负责人:这个新机制意味着什么

作者:admin 时间:2016-08-08 20:07

字号
7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在北京同六大国际经济组织的负责人进行1+6圆桌对话,分别是: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赖德、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和金融稳定理事会主席卡尼。
让六大主要国际经济组织主要负责人齐聚一堂,这对中国来说是第一次,对全球来说,也是第一次。分析人士称,世行、IMF、WTO等六大机构是国际上最主要的经济机构,当前世界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单方面的,全球经济复苏脆弱,又遇英国脱欧等特殊国际事件,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发动机之一,在此时将大家聚集一起,是要共商对策。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自从李克强上任以来,基本上每年都要会见一些主要的国际机构主要负责人,不过都是分开会见。这次圆桌会,也是李克强首次以总理身份会见WTO、国际劳工组织和金融稳定理事会的主要负责人。
在此之前,李克强基本上每年都要会见世界银行行长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讨论议题涵盖创新发展、宏观政策、金融改革等。这次圆桌会议的议题则更为广泛,包括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贸易、金融、发展、就业等。
多方意愿促成此次圆桌会议
六大国际经济金融机构组负责人齐聚中国,与中国政府领导人会谈早有伏笔。
今年2月,李克强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时指出,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国际贸易出现下滑、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稳中有好,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他表示,中国政府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经验丰富,政策储备和工具充足。中国愿通过二十国集团等平台,同国际社会加强宏观政策沟通协调。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主任王跃生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中国政府与六大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坐在一起进行会谈,应该是各方的共同意愿。
王跃生分析说,世行、IMF、WTO等六大机构都是国际上最主要的经济机构,而当前世界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单方面的,全球经济复苏脆弱,又遇到英国脱欧等特殊国际事件,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发动机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跟这些国际机构的负责人协调下相关政策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中国领导人一次会见6个国际组织机构的领导人,尤其是经济方面上的,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可现在成了一种现实,这说明中国经济的相关举措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很有可能已经超过美国竞选以及英国脱欧问题
张军进一步指出,现在中国经济政策的制定,无论是加速还是稳定或是回调,都对世界经济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也是促成这次会晤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国际机构之所以想跟中国交流合作,很大程度上与去年股市以及汇率调整有关。“世界太迫切想知道中国的经济政策,国际机构对这次会晤是有巨大需求与期待的,他们希望能通过这次会晤从中国领导人那里了解到中国经济的动态,这种期待与需求促成了这种模式。”张军说。
在今年3月份与拉加德的会晤中,李克强就表示,在当前形势下,各主要经济体应加强宏观政策协调,维护和促进全球经济金融体系稳定。中国政府重视做好同市场的沟通,愿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加强对话与合作,释放更多有助于提振信心、有利于稳定与增长的信号。
金墉当时表示,世界银行愿同中方密切政策沟通,向国际社会传递关于中国经济理性、客观的观点。拉加德亦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赞赏中方坚持深化改革,愿同中方加强沟通与配合。
“各个国家的央行可能要进一步‘放水’,中国央行可能也要进一步宽松。全球总体上是宽松的趋势,这样的情况下,需要国际经济政策的协调,各国不能各自为政。”王跃生评价说。
1+6圆桌对话有望常态化
此次“1+6”圆桌对话会上,李克强将同6大国际机构主要负责人就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贸易、金融、发展、就业等议题进行讨论。
“中国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之一,对国际经济政策有着重要影响,也会有自己的一些建议和想法。这些国际经济组织对各国经济政策有一定影响力,希望各国不要有保护主义,希望促进贸易自由等。”在王跃生看来,上述议题几乎涵盖了当下国际经济发展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值得期待。
王跃生说,这种圆桌会议是否会形成一种机制,目前尚不能下结论,但既然有了第一次(会晤),第二次、第三次(会晤)也不难想象。
张军表示,一个国家领导人能同时跟六个国际组织进行会晤,这在以前是较为少见的。他相信这种模式会成为中国与全球市场沟通的常态化沟通模式,很有可能成为一种机制与新渠道
这种类似规格的国际经济组织集体对话在国际上此前也曾出现,只是当时是1+5。2012年曾被分析人士称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最困难的一年,2012年10月29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位于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总部,与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和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居伊•莱德进行了集体会见。奥朗德当时呼吁加强金融监管,同时认为如果仅凭市场自我调控来解决危机,全球危机仍将持续。
奥朗德在会见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金融不稳定现象仍然存在,贸易保护主义现象正在增多,当前需要更多的机制、监管和行动。他与5个国际组织负责人都认为有必要加强监管,并强调,二十国集团仍应继续协调全球经济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强此番与6大主要国际经济金融机构负责人集体会晤,距离秋季杭州G20峰会不到一个半月。
王跃生分析说,中国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上正在做两手准备,这次“1+6”圆桌对话会是一手,即跟主要的国际经济机构领导人会晤,协调全球经济政策。另一手就是在G20峰会上跟全球主要经济体进行协调
张军指出,现阶段,中国政府与全球投资与金融市场的沟通机制还不像美联储那样健全,中方也希望通过这种与国际组织机构领导人的会晤,间接地与全球投资市场沟通。
附:“1+6圆桌会议”中的6大国际机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与世界银行同时成立、并列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之一,其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中国是IMF创始国之一,目前是该组织的第三大股东。
世界银行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集团,成立于1945年,由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五个成员机构组成。世行的首要目标是,通过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的全球化减少贫困。值得一提是,中国和世界银行在医疗卫生领域改革一直保持着密切合作。
世界贸易组织
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于1994年,前身为关贸总协定,总部位于日内瓦,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 拥有160个成员国,成员国贸易总额达到全球的97%,有"经济联合国"之称。中国于12月11日起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经合组织成立于1961年,总部位于法国巴黎。它是由34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经济组织,旨在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和政府治理等方面的挑战,并把握全球化带来的机遇。与两大金融机构不同的是,该机构并不提供基金援助,主要是给政府间政策制定提供场所。目前,中国尚未参加经合组织。
金融稳定理事会
该机构成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其前身为金融稳定论坛(FSF),是七个发达国家(G7)为促进金融体系稳定而成立的合作组织。在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与金融稳定影响日益显著的背景下,2009年4月2日在伦敦举行的20国集团(G20)金融峰会决定,将FSB成员扩展至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G20成员国,并将其更名为FSB(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简称:FSB)。
国际劳工组织
是一个以国际劳工标准处理有关劳工问题的联合国专门机构,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该组织曾在196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该机构的宗旨是,促进充分就业和提高生活水平,促进劳资合作,改善劳动条件,扩大社会保障,保证劳动者的职业安全与卫生,获得世界持久和平,建立和维护社会正义。
责任编辑:admin新闻报料:400-888-8888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务院,总理,对话,国际,六大,机构,负责人,7月,
继续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
关于我们 诚聘精英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报料